當前位置: 主頁 > 產品分類 > 船長 > 【奮斗的中國人】奔走于巨輪間的70后船長:“?!逼?4年曾與死

【奮斗的中國人】奔走于巨輪間的70后船長:“?!逼?4年曾與死

發布日期:2018-09-06 22:24作者:船長

  央廣網珠海8月20日消息(記者王晶 鄭重)“從運輸礦產、糧食到名包、奶粉,目前中國140萬船員,支持著我國的海上網絡……”8月初,在一艘南行的“金海輝”號巨型散貨輪內,44歲的船長于建晨身著白色制服坐在船艙內的實木沙發上,窗外是一片海浪聲,夜色將海面重重籠罩。

  20歲開始“跑船”,于建晨從水手到大副,再到船長,足跡踏遍東南亞、日韓等10余個國家,期間更是曾多次遭遇船舶事故,險些喪命。作為父親,他錯過了女兒成長的十幾年,但作為船長,卻見證了中國航運的發展變化,而他的海上生活也是中國幾代船員的“縮影”。如今,站在改革開放40周年的節點上,他說:“要繼續弘揚郭川精神,筑夢海洋強國。”

  8月初,中國福建海運集團的“金海輝”號巨型散貨輪,航行在寬闊的渤海海面上。央廣網記者鄭重 攝

  凌晨3點,“金海輝”輪馱著10.5萬噸煤炭緩慢地抖轉身體,在船長于建晨的指揮下逐漸駛離港口。緊張地忙碌了三小時后,當他回到船艙時,襯衫已浸滿汗水。面對記者,這位歷經風浪洗禮的船長有些局促,雙手放在腿上,食指不斷輕敲膝蓋,掛在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。顯然,他不太適應這樣的“關注”。

  如果沒有特殊情況,他每天固定7點起床,然后到駕駛臺上看海況,為了保障第一時間處理航行中遇到的緊急情況,他的房間在距駕駛臺最近的地方。

  航行數月,海上安全這根弦一直緊繃著,即使回到房間休息時,于建晨也從不敢睡死過去。一旦聽到船發出異常聲響,整個人都會條件反射似地跳起來,提上鞋就往駕駛臺跑。

  “只有船靠泊后,走下舷梯那一刻,整個人才徹底放松”,船長在船8個月,通??梢孕菁?個月。但這個數字并不固定,于建晨最長的在船時間曾突破14個月。“上了舷梯口,家里的事全都不管。也沒辦法管,在茫茫大海上,只能是有心無力。”十幾年前,船上的通信設備遠沒有如今發達,記憶中女兒的身高,總是如同“跳漲”一般。

  藍天、白云、碧海、銀沙……想象中“美好的生活”,在于建晨看來,更像是考驗他定力的“心魔”。央廣網記者鄭重 攝

  船長煉成之路不易。1994年,于建晨從中國第一所航運學校—福建省船政學校畢業后開始跑船,至今已有24年。他在8000多天里,從二級水手、一級水手、駕駛助理、三副、二副、大副,一步一步做到了船上的最高職位,期間經歷更是過各式各樣令人“難熬”的考試和培訓。

  時至今日,已操作十萬噸級巨輪的于建晨仍記得剛上時的“囧態”,頭昏腦脹,嘔吐不止,連飯也吃不下,躺在床上七天不敢動彈,“船舶噸位才一千多噸,在海上晃得厲害”;遇到季風或臺風時,船即使開足馬力頂風而行,仍會一直后退,左右顛簸傾斜達到30度,舷窗與海平面是平的。

  “害怕是真害怕,但時間一長,膽子也就練出來了。”隨著船舶逐漸升級,過了暈船關的他覺得跑船也蠻好的,“就當是免費旅游”,但時間一長,也隨之變成了一種折磨,“小小的活動空間,不能跑不能跳,加上船左搖右擺,走路都會搖晃。”

  而每年的冬天,都是于建晨最難捱的季節,一眼望不到頭的海面,氣溫低得讓人伸不出手來。迎著漫天風雪和零下十幾度的低溫在戶外看船位、打纜繩、下錨,凍得人渾身瑟瑟發抖,海風一吹就足以讓身體凍得麻木。

  “海上行船,最大的天敵是天氣。”在水手眼里,平日里于建晨總是沉著冷靜,而他的淡定,源于見慣了海上的大風大浪。

  改革開放的四十年間,一代又一代新老海員交替,如今在“一帶一路”背景下,又迎來了于建晨這一批站在時代風口的新航海人,他們漂泊于距離祖國、家庭數千公里外的大洋,以自己的航跡勾畫著中國的海洋強國之夢。

  于建晨說,如果一旦在海上遭遇惡劣天氣,靠的不僅僅是設備技術,更重要的是人的意志,“當然還有老天爺給的運氣。”有的時候船會被大浪整體拋在水面,繞著中軸線旋轉,整個船身像篩子一樣搖擺。

  “裝有集裝箱的船剛航行至日本東京灣外圍時,舵機卻突然失靈,船‘在海上轉’”而更令于建晨揪心的是天氣,據氣象傳線小時內船舶所在位置將遭受十級大風浪的侵襲。

  危險正在逐步逼近,浪高三四米,船橫搖達35度,船內所有可移動的物品幾乎在搖晃中搬了家,甚至固定好的電視機、洗衣機都被甩了出去。“如果再被風浪狠狠地搖上幾下,集裝箱位置一旦失去平衡,導致重心移位,后果不堪設想。”

  緊急時刻,還是大副的于建晨一把抄起望遠鏡,眼睛緊緊盯著前方,他的另一只手死死得抓著舵盤,操控著這艘十萬噸的巨輪抵抗風浪。

  作為“金海輝”輪上的最高負責人,他必須為價值上億的船只、貨物,更重要的是為19名船員的生命安全負責。 央廣網記者鄭重 攝

  而船上的其他船員則借助船頭的風浪,將相當于人三根手指粗的集裝箱拉桿固定住,并在劇烈地搖晃中修補破損。

  惡劣的自然條件無法預知,但面對“心懷鬼胎”的海盜,更多的則是要靠智慧和勇氣。如果說前幾代航海人身上表現出的是一種“無所畏懼”,那么于建晨這一代船員,則似乎有些“幸運”,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逐漸增強的國際影響力“庇佑”著像于建晨一樣破浪前行的船員們。

  1994年的一個晚上,于建晨所在船只行駛在馬六甲海峽附近,“平靜的海面,卻因為突然出現的海盜而變得危機重重。”于建晨向記者回憶,“當時船上什么武器都沒有,由于事情太過突然,船員們全都手足無措。”

  慌亂中,于建晨忽然想起了船上攜帶的中國五星紅旗,“那個年代,附近的海盜們都知道,中國人一定會和他們拼命的。”

  果然,當遠方的海盜船看到船上的中國國旗,竟然一窩瘋地逃了。“有的時候,船上的國旗不僅僅是身份的標志,更是船員們的保命符。”

  曾經,中國船員在停泊港口上岸后,因囊中羞澀,大多只能走馬觀花看風景。但到了1994年,于建晨每月工資單上的數字就已經變成了近3000元,“收入是岸上工作的3-4倍。”。

  改革開放讓船員成了一份光鮮體面的工作,在許多人還只是剛剛解決了溫飽之時,他們已大踏步進入小康生活, “一個船長的收入可以養活一家子人”。

  但在此前,于建晨聽老船員說,船員的收入就百來塊,由于當時還處于“吃大鍋飯”年代,船長、輪機長等職務船員的工資收入與普通船員基本一致,甚至有的工齡長的水手比船長的工資都多,“所以,那年代船員們的工資積極性不高,船舶管理水平低下,經常發生人為事故。”

  “我剛跑船那會兒,全國沿海城市的一些村莊還掀起了‘出海熱’”,廣東、江蘇等地甚至出現了不少“船員村”,最初幾年,于建晨長跑福建馬尾到香港的航線。那時,福州市馬尾區的姑娘都以能夠嫁給船員為榮。不僅因為船員有一身時尚的漂亮制服,還因為他們可以按配額從國外免稅購買“四大件”(電視機、冰箱、錄像機、自行車)。

  “當時,我帶回家里的第一臺家用電器是產自日本松下的29寸畫中畫電視機。”可在那會兒,于建晨最有錢的一位親戚家里也只有一臺9英寸黑白電視。

  “我家就像開小型展覽會一樣,左鄰右舍都來看”,而于建晨給自己買的第一件電子產品則是卡帶隨身聽,在他的印象中,很多人也是從那時開始聽小虎隊、張國榮的歌曲。另外,由于當時廣州物資匱乏,有的船員還做起了“代購”,“買了緊俏的商品再轉賣給他人,獲得一筆額外收入。”

  上世紀90年代,海上的通訊設備遠卻沒有現在發達,多數船員選擇窩在狹小的房間內消磨時光。久了,心情就難免抑郁起來。

  所有人都只能盼著靠岸,因為靠了岸就能用港口附近郵局的公用電話給家里打電話,就能聚在餐廳播錄像帶看電影。于建晨向記者回憶:“一次,船在馬來西亞一處港口拋錨45天,十來盤錄像帶,每天都是輪著播放,經典電影的臺詞船員們都會背了;實在看膩了就直接躺在甲板上數星星度日......”

  而如今,隨著電腦的普及,船員們下班后大多都在房間守著電腦,或和家人視頻,或看大片。“已經很少看到船員下班后聚集在人滿為患、烏煙瘴氣的娛樂室打牌、下棋了。”于建晨補充說道。

  采訪過程中,于建晨常常穿插“新聞”,這樣的今昔巨變的對比,讓交流在幾十年間的跨度中輕松穿越:從幾十噸木帆船到幾百噸的水泥船,再到改革開放初期一兩千噸的鐵殼船,我國的船舶更新換代不斷升級。如今,自動化操作的幾十萬噸巨無霸貨輪,隨處可見。

  “我們的船隊擁有國際上最先進的各種類型船舶:2萬標箱的集裝箱船,30萬噸級的油輪和40萬噸級的礦石船…… ”每當輪船??吭趪飧劭?,外國同行問起船是哪里造的時,于建晨總是自豪地回答,“Made in China!”他認為,這種自信,正來自四十年來中國航運事業飛速的發展變化。

  在他的記憶里,“以前最早的一代船員跑遠洋時,只要不使用美金消費,岸上的店家根本不理。”可如今,不少國家和地區店鋪前甚至貼出小紙條特殊標注:“歡迎使用人民幣”。他坦言,這些變化更是源于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國際地位和綜合實力的提升,“中國發展拉動世界海運忙,沿著‘ 一帶一路’,巴基斯坦、斯里蘭卡、希臘…… 港口合作大棋局正一步步落子。”

  與此同時,我國的海難救助水平也進入新時代。2015年11月28日,經過在翻扣船艙里36小時的煎熬,“蘇贛漁運02886” 輪上一名遇險船員被救出來時,雖然目光有些呆滯,但見到救他出來的潛水員的一剎那,下意識地磕起了頭。

  這次救助發生在距長江口東北約120海里處,經過東海救助局水面、水下、空中“三位一體”救助體系的密切配合,船員最終獲得重生。“這在以前,是想都不敢想的!”于建晨說,以前一旦出了海難事故,一個拖輪開出來,可能要幾個小時,有時還沒等到救援隊員,人命早就沒了。

  “以前出海就相當于與外界隔絕。”如今船內裝上衛星電視,每天都能看到十幾個頻道的電視節目。茫茫大海上,雖遠離陸地,卻時時刻刻都可以看到國內最新動態,信息無盲區。船舶安裝了有國際化、較先進的通訊導航設備,提升了船舶及人員的安全保障。

  “海運是經濟的生命線%依靠海運來完成。于建晨告訴記者,當前,在全球港口貨物吞吐量和集裝箱吞吐量排名前十名的港口中,中國港口占有七席,全自動碼頭等新技術大大提高了裝卸效率。

  “高風險、與外隔絕......現在的孩子大多是獨生子女,家長也不愿讓孩子吃苦,愿意當船員的年輕人越來越少。”作為世界海洋大國,我國正面臨著船員人才不足的挑戰,過半的航校畢業生工作5年后離開。

  “為中國船舶事業多培養一些有遠洋技能的船員、駕駛員。”這是于建晨目前最大的愿望。他說:“當了一輩子船員,舍不得這片海”。

  在南海艦隊,像張宗耀這樣代理船長、艇長的士官還有不少。從集訓班結業的張宗耀跟大伙兒說:“部隊體制編制調整后,相信士官船長制度會越來越健全,選拔、培訓、考核、任命等程序,也會越來越規范。

  本報漯河訊前日上午,在漯河市澧河丁灣橋下的臨時碼頭附近,一名在河邊洗衣服的婦女不慎滑入河中。”河南沙澧旅游開發投資有限公司負責人陳維新告訴記者,除了行船,船員們還自覺承擔著水上救援責任。

  20歲開始“跑船”,于建晨從水手到大副,再到船長,足跡踏遍東南亞、日韓等10余個國家,期間更是曾多次遭遇船舶事故,險些喪命。作為父親,他錯過了女兒成長的十幾年,但作為船長,卻見證了中國航運的發展變化,而他的海上生活也是中國幾代船員的“縮影”。如今,站在改革開放40周年的節點上,他說:“要繼續弘揚郭川精神,筑夢海洋強國。”

網友轉載船長請保留鏈接:本文鏈接【奮斗的中國人】奔走于巨輪間的70后船長:“?!逼?4年曾與死,http://www.katicalaw.com/2656.html謝謝合作!



相關閱讀:

澳門arkroyal老船長煙哪里有賣_天道酬勤完整句子

丝袜美腿美女被狂躁长网站,色综合久久加勒比高清,日本做受高潮好舒服视频,日韩男男作爱GAYWWW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